当前位置:
关于继承的那些事儿——

石家庄裕华法院带你解读《民法典》

2020-10-14 14:32 编辑: 王郭君

河青新闻网讯 遗嘱从来都不是遗嘱,而是一份“爱的留言”,而“遗赠”则是跨越了法定继承的更深层次的爱。《民法典》出台后,关于继承的新规有哪些呢?石家庄裕华法院通过一个案例告诉你。

 

男子离婚后将财产遗赠外甥,前妻却“据为己有”

 

被告李某某与申某原系夫妻关系,2010年双方经法院判决离婚,对于二人居住的房屋,因未取得房产证且双方争议较大,离婚时法院判决:申某可以先行居住,待取得房产证后可另案解决;对于房产内的家具等物品归申某所有。

 

离婚时由于申某已患癌症,身体每况愈下,日常生活很需要有人照应,申某便找到其外甥,即原告张某照顾。为了感谢外甥的付出,2012年申某订立了遗赠协议,将居住的房屋及屋内家具等遗赠给外甥张某。申某去世后,2019年,被告李某某强行将房内家具搬走,张某在沟通无果后,将李某某诉至法院。

 

在诉讼过程中,该争议房产已被拆除。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李某某离婚后,法院判决的家具为申某所有,而申某在遗赠书中已将该家具遗赠于原告张某,故该家具的所有权为原告,申某去世后被告在未经原告同意的情况下将家具搬走,应当返还,故法院最终判决被告李某某返还原告家具。

 

《民法典》出台后,继承的新规都有哪些改变呢?

 

石家庄裕华法院表示,《民法典》扩大了扶养人的范围,规定:“自然人可以与继承人以外的组织或者个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该组织或者个人承担该自然人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不再将组织限定于集体所有制组织。也就是说,老人可以与继承人以外的,自己信任的任何组织和个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包括养老机构也可以成为受遗赠的对象。给老年人老有所依提供了更多选择和保障。

 

此外,《民法典》取消了公证遗嘱的优先效力,新增了打印遗嘱、录像遗嘱,使得遗嘱的法定形式得以丰富,这也是顺应了时代发展和民众对遗嘱形式灵活多样的需要。同时,《民法典》新增的被继承人宽恕制度中,同样体现着对立遗嘱人意愿的尊重,即使继承人曾经实施过隐匿、欺诈、胁迫订立遗嘱等可能丧失继承权的行为,但其最终改过自新,被继承人也表示愿意宽恕,法律则不强制剥夺他的继承权,给继承人一个改邪归正的机会,也可能让被继承人有机会得到更好的照料。

 

文并编/河青新闻网编辑王郭君 通讯员朱婧伟|频道主编李媛|频道监制贾江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