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微视频|【曲阳三绝①】穿唐过宋,神奇定瓷

2019-08-11 20:59 编辑: 肖延昭

news_37886_fa9569e6f4161f974ecac17b13712ce6.png


  编者按:曲阳是个好地方。曲阳的好,不仅仅因为这里存留着祭祀古北岳的北岳庙,殿堂恢弘,气象庄严;不仅仅因为这里是绵亘千年的中国雕刻之乡,曲阳石雕遍天下;也不仅仅因为这里有创于唐、盛于宋、衰于金元而今起衰振隳的定瓷。

  物质之外,曲阳之大美,正在于这里人杰地灵,气象万千,在于这里山川沟谷间蕴藉着灵动的创造气息。任何一件事,只要做就要做到极致,做到精益求精,做到出人意料。

  这种创造性,是曲阳“文采风流今尚存”的原因,也是其继往开来的底气。

  长城新媒体记者 杨亚红 路钦淋 曲阳报道

  “这是我设计的一个艺术品,取名‘虚怀’。它的外观造型像竹子,为了能展现包容性,我把口整个敞开了,显得更生动些。再看这个工艺叫跳刀……”8月6日,在河北省曲阳陈氏定窑瓷业有限公司的艺术瓷展馆里,庞永辉在向记者介绍他去年参加中国陶瓷艺术大展的金奖作品,定窑跳刀纹瓶•虚怀。

  说起定瓷,庞永辉似乎担心听者对曲阳定瓷的文化和特点不够了解,总想把他知道的一股脑“倒出来”。

  “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这就是定瓷。其刻花潇洒奔放、行云流水,印花精细考究、华贵典雅,辅以剔花、堆花、贴花技艺,是我国传统陶瓷文化中的珍品。早在宋代,定窑与“汝、官、哥、钧”窑并称“五大官窑”,创烧于唐,盛于宋,衰落于金元,持续烧造时间700余年。定窑遗址,就在曲阳县灵山镇涧磁、燕川村一带,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看到这,相信您对定瓷有了个初印象。

  

定瓷烧制艺人 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庞永辉。长城新媒体记者 路钦淋 摄


  定窑可以有大件!

  庞永辉是谁?简单说,他是曲阳县的一位定瓷人。往细了说,庞永辉是已故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文增的徒弟,“全国拉坯状元”、河北省一级工艺美术大师、河北省一级陶瓷艺术大师、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所有工艺美术界、陶瓷界的大奖庞永辉都尽收囊中,在行业内他是著名的获奖专业户。

  1978年庞永辉出生在定窑遗址附近的庞家洼村,或许是从小的耳濡目染,亦或许是见惯了大大小小的瓷器作坊,喜欢画画的庞永辉1992年开始跟着陈文增先生学习制作瓷器。

  “我用了半年时间,做了个小碗儿,那是我做的第一件器皿。”揉泥、拉坯,差不多6个月的时间,庞永辉一直在重复这样的动作。“比方说揉泥,必须朝着一个方向揉,什么时候能揉好?5颗大米粒从不同的方向放进去,什么时候把大米粒全揉出来了,就证明泥里边没有空气了,这才算合格。”边说话,庞永辉还边做动作,生怕记者弄不明白。

  

  曲阳县航拍景。


  与庞永辉而言,从做瓷器开始,他就牢牢记住师傅的话。“最初受制于周围的环境,我们一直在做高仿。后来我师傅就说必须要做自己的产品,去把定瓷真正传承发扬。”回忆起27年围着瓷器打转儿的日子,庞永辉说只有一次让他感到难过和无措。

  “定窑自古无大件,常说‘高不盈尺’,最多到40公分就算大件了。那是建国60周年的时候,我们要做突破40公分的大件艺术品,为共和国献礼。”拉了上百个坯子,不是开裂就是变形。说起第一次做大件,庞永辉依然记得清楚。“心里觉得特别难受,难受在哪?既想保证定瓷的玉润灵动,有气韵,呈现出它的儒雅。但是在尝试做大件的过程中一次又一次失败。”

  一次次打击、一次次尝试,那一年多的时间,不但考验着庞永辉的拉坯技术还考验着他对定瓷的一种坚守。庞永辉说还好他没有为了做成大件而做大件。最终庞永辉通过加长泥的成熟时间、改进拉坯工艺,在保证定瓷特性的基础上,制作出了一个60公分的瓷瓶。

  60公分,这只是庞永辉做大件定瓷的开始。经过20多年的学习摸索,如今庞永辉已能制作高度100公分左右的瓶类,直径50公分以上的盘碗类作品。定瓷也可以做大件了!

  


  庞永辉和工人一起工作。


  “每次遇到问题,想尽一切办法去解决,虽然这中间有沮丧、有迷茫,但是我从没想过不干。因为我喜欢,所以始终对它有期待。”因为喜欢,所以从未觉得枯燥;因为渴望,所以一直充满期待。对于庞永辉来说,定瓷在“引诱”着自己,吸引着他去探究。

  对定窑的拉坯手法进行改进,所制成的毛坯只在坯体表面平修一两刀就能达到规定的厚度,不但提高了生产效率,还降低了生产成本。从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定瓷人开始,庞永辉就没有停下过脚步。他发明了中空拉坯及双层拉坯技艺,这在陶瓷拉坯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在定窑大件作品的拉制上庞永辉在不断尝试,为之努力。不少看过他拉皮技术的行内专家评价其拉坯大气洗练、饱满流畅,并形成了一套当代定窑拉坯规范。

  20多年的时间里,庞永辉不仅在拉坯技艺上精进,他还在跳刀纹装饰上下苦工。在继承唐代少有的陶瓷跳刀纹装饰后,庞永辉不断创新,发明创造了适用于现代的各种跳刀工具,先后整理出了点状纹、网状纹、绳纹、水纹、单刀及复刀纹等十几种纹样。通过对泥坯干湿及不同弧线的把握,力量与速度的调整,庞永辉定瓷作品的跳刀纹装饰呈渐变有序排列,节奏明快,简约质朴……

  

  庞永辉和他的瓷器。长城新媒体记者 路钦淋 摄


让定瓷走进寻常百姓家

  “据我们统计,茶器产品能占到50%左右,整个的生活用瓷这一块能占到全年总销售额的70%左右。”茶具、餐具、文具,眼前的这些瓷器看起来雅致、精美,拿在手里又多了那么一些小心翼翼。在陈氏定窑瓷业有限公司的生活用瓷展馆里,工作人员向记者打趣,“这个展馆里的瓷器适合工薪、白领、还有追求品质生活的各类人群。”

  在大多数人的概念中,瓷器外形精美,价格也“美丽”,大多当摆设看,似乎有些“华而不实”。如何让瓷器生活化?走进寻常百姓家里?这是庞永辉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把曾经的艺术品生活化,让千家万户的人都能用到定瓷,让定瓷走进生活,它的文化才能被更多的人了解、知道,才能谈传承。”说完,庞永辉拿起身后的一套镶有金色边线的茶杯,让记者估下价格。

  在灯光的映衬下看着晶莹剔透的两只茶杯,记者摇摇头表示“不敢猜”。庞永辉笑了笑说,“别怕!这套茶杯应该在500块钱左右,你能买得起。”看着展馆里从几十到上千块不等价位的瓷器,似乎闻到了生活的味道。

  当代的定瓷要为当代服务,高超的技艺要适应我当代的生活。这是庞永辉在对产品进行转型创新过程中的坚持。

  “比如说现在大家注重健康,希望不用洗洁精,用开水一冲就能把盘子洗干净。我们去搞研发,通过做细原材料等方法制作出的日用瓷,铅的溶出量相当于比国标的1/30。我们创新不是为了新而新,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大家的生活。”交谈中,庞永辉告诉记者,他对定瓷人的理解不仅要具备高超的技艺,还要有“阅读”社会、“阅读”生活的能力,这是创新的根本所在。

  

  庞永辉在教他的徒弟刻花技巧。长城新媒体记者 路钦淋 摄


  为了让定瓷产品跟得上现代步伐,在庞永辉的带领下,通过在原料加工、烧成等工艺中引进电磁铁等现代化先进设备,提升品质,定窑的生活用瓷顺利通过国家权威检测部门检测,安全指标全部达标。

  利用滚压成型方法,成功研发了不同装饰的印花系列日用瓷产品,远远超越了定瓷手工拉坯成型的生产效率……

  大小不一的茶杯、成套的茶具、花色各式的饭碗……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生活用瓷都能生产。而今,陈氏定窑瓷业有限公司,规模年产7万件套,是目前国内最早、规模最大的定瓷研究、生产性企业。

  “我们通过与清华美术学院陶瓷系、景德镇大学形成校企合作,解决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同时还做了大量私人订制产品,实现了艺术瓷到个性化生活用瓷自主研发的根本转变。”庞永辉告诉记者,如今在曲阳县从事定瓷生产的企业,也都能做生活用瓷,曲阳县的定瓷在向当代转型。

  

整合分工抱团发展,传承定瓷文化

  对于庞永辉来说一家独大不能成“气候”。在曲阳县,现有定瓷企业作坊200多家,从业人员5000多人。可即便这样,曲阳县的定瓷产业发展和国内其他地方相比,并不具备多大的优势。

  “我们现在从原料加工采集,一直到产品成型,所有的工艺都是自己来做,这样造成了每一道工序做不精。关键是每家都是封闭状态,自己不出去,外边的信息进不来,这也导致各家的技艺水平高高低低。”庞永辉直言目前定瓷生产面临的问题。怎样将生产力不一、技术参差不齐的定瓷企业进行提升?在庞永辉看来,整合分工就是个不错的法子。

  “发展要抱团,把大家集中起来进行资源整合,可以相互比较、找差距。另外每道工序有详细分工,不再像原来那样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没有任何交流就不会有进步。”庞永辉对记者说,为了支持定瓷产业的发展,曲阳县出台《关于推动定瓷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意见》,并设立了500万元的专项资金。

  为解决定瓷发展难题,曲阳县建立县领导包联工艺美术大师工作机制,对接了蔺占献、和焕、庞永辉等30多名定瓷工艺美术大师。定瓷职业培训学校、定窑协会、定瓷艺术研究所等机构,也都在曲阳扎根……

  技术、人才、资金……如今在曲阳,定瓷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产业规模和定瓷艺术影响力在日渐提升。培育了陈氏定窑、大宋定窑、秋鸿定瓷等众多定瓷品牌,有传统瓷、日用瓷、艺术瓷3个系列400多个品种的产品,年产值达2亿元。

  

  庞永辉创作中的作品。长城新媒体记者 路钦淋 摄


  在做大定瓷产业的同时,曲阳县还投资5000万元建设陈文增定瓷艺术馆,举办了中国定瓷文化艺术节,传承定瓷文化。

  “做定瓷,在精神层面我们做的是雅文化,在视觉上我们做玉文化,在整个的作品气质上,我们做君子文化。”说起对未来定瓷产业发展的期待,庞永辉告诉记者,曲阳县的定瓷文化产业园正在规划建设中,定瓷产业的发展肯定会越来越好,也会由大做到强。但要记住的一点是无论产业做多么大,传承的不单单是定瓷产品,而是定瓷文化,这条路一定不能走偏!

  如今的曲阳,正在为打造“中国北方瓷都”而努力,相信在众多定瓷人的坚持下,曲阳的定瓷会走得既远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