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井陉12岁孩子和奶奶相依为命,至今却一直没有户口,谁来帮帮他?

2018-12-24 17:15 编辑: 肖延昭

  今年12岁的辉辉家住在井陉县微水镇,因为家庭变故,妈妈在他两岁的时候离家,父亲也一直没有在身边。许多年以来,他和奶奶许风玲相依为命,守着一座平房小院,依靠着奶奶的低保和亲戚的接济生活。

  看着孩子一天天成长,辉辉的姨奶奶许保林开始发愁,因为时至今日辉辉都没有户口。孩子长大了,不能一直没有户口,但是辉辉父母都不在身边,要怎么做才能给辉辉办理户口呢?

  

事由

  12岁的孩子至今没有户口

  辉辉今年12岁,家在井陉县微水镇,父母都不在身边,一直以来他都是和奶奶许风玲相依为命。

  许保林向河青帮帮帮记者讲述,十几年前辉辉的父母相识后在没有办理结婚证的情况下便生下了辉辉,后来两人先后离家,辉辉的母亲去了哪里没人知道。辉辉的父亲原本外出打工,却因为犯罪被送进了监狱。6年前妹妹许风玲的老伴也离世后,这个家就剩下了许风玲和辉辉。

  

  ■许风玲等待孙子放学


  许保林说,妹妹从小脑子就有些不清楚,也不认识字。眼见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作为辉辉的姨奶奶,许保林只能亲自去操持这件事情。

  她先是去了井陉县公安局微水分局,户籍室的民警说想要办理户口需要孩子的出生证明。随后她前往井陉县计生局办理辉辉的出生证明,对方回复需要提供辉辉与父亲的亲子鉴定。

  这可难坏了许保林,辉辉的父亲在哪里服刑他们都不清楚,就算是找到了,做亲子鉴定的费用家里也承担不了。

  “到了这一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孩子一天天长大不能一直没有户口。他奶奶又办不了这个事情,我们年纪也一天天大了,以后可怎么办呢?”许保林发愁到。

  

调查

  家徒四壁 孩子和奶奶相依为命

  12月20日,河青帮帮帮记者来到许风玲和辉辉居住的村子,见到许风玲本人时很难相信她今年只有56岁。许风玲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头发枯黄,嘴里的牙齿掉落,只剩下红肿的牙龈。她不知道为什么牙齿会掉光,她说没有去医院看过。走路的时候她看起有些跛,她说前些天在草丛里摔了一跤,外甥带着他去了县医院,医生说没有伤到骨头,但需要慢慢养。

  许风玲和辉辉的家在一个长长的陡坡上,打开大门看见的是一个不算小的院子,角落里散落着破筐、木柴等杂物。主屋走廊安装的是玻璃推拉门,但是玻璃已经破碎,留下边缘锋利的窟窿。主屋门上的玻璃也少了一扇,用胶带把一块纸板粘上,勉强抵挡着室外的寒风。

  黑黢黢的墙壁使室内光线显得很弱,打开灯,昏黄的灯光并没有改善太多室内的光线。客厅地面铺了带花纹的瓷砖,但是长时间没有清理,积着黑灰色污渍。

  

  ■厨房里光线昏


  客厅没有摆放什么家具,只有几个破旧的沙发靠墙摆着,上面堆的全是衣服。有大人的、有孩子的,有男款有女款。许风玲说,这些衣服都是街坊邻居和亲戚们给的。

  几间屋子里只有许风玲的房间里有一个炉子,但是在室外温度已经低至零下的情况下并没有起到很大的作用,人穿着棉衣坐在屋子里还是会觉得冷。

  

  ■客厅里堆积的衣服


  辉辉原本住在最西侧的屋子里,此时床上还放着他的课本,打开的抽屉里是还没吃完的感冒药。但是几天前他就不住这里了,因为灯的开关坏掉了,晚上屋里漆黑一片,再加上天气越来越冷,和奶奶一起睡能暖和一些。

  “开关坏掉了,我修不上。他说奶奶我冷,我说那咋办,就和我一起睡。”许风玲说,有时候家里的东西坏了她会找邻居帮忙,但是她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人家。

  

  ■辉辉几天前居住的屋子.


  “她经常不在家,孩子要上学,她自己在家待着没意思,在别人家还能暖和点。”许保林说,这座房子原本打算是盖好后给辉辉的父亲结婚用,但是装修到中途家里就没钱了,再加上变故接连而来,房子就一直没有继续装修。在这样的环境中,辉辉已经生活了很多年。

  

故事

  心疼孩子 每当提起她都会掉眼泪

  采访过程中,浓重的方言加上有些混乱的逻辑,河青帮帮帮记者发现有时候和许风玲沟通起来会有些困难。但是只要提起孙子,许风玲略有些无神的眼睛就会瞬间泛起泪花。

  在许风玲的记忆里,辉辉的妈妈是在他两岁的时候离家的,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至于辉辉有没有见过爸爸,她也记不清了。

  “好像是通过一次电话,”说话间许风玲又哭起来,用脖子上的围巾抹了抹眼睛,“前两天说什么要见爸爸,我哄也不管用。”

  提起对于今后的打算,许风玲先是摇摇头,接着又说:“接着上学,上大学。”她说自己也和孙子说起过关于户口的问题,担心他没有户口可能不能走出社会,但是反倒是孙子来安慰她。“他说,奶奶你别管了,以后我伺候你。”

  一旁的许保林说,每次妹妹和自己提起孙子也是止不住哭。日子实在是太艰难,大人可以忍耐,最让人心疼的是孩子。

  

  ■杂物散落在地上.


祖孙俩依靠低保和亲戚接济生活

  时间快到中午了,许风玲要给孙子准备午饭。厨房在房子的最里侧,几个木板拼凑搭起来就是案板,地上摆着泡在冷水里还没有清洗的饭碗。

  许风玲打开锅,里边有上一顿吃剩下的米饭,她挖出来一块,用鸡蛋简单炒了一下。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米饭粘在锅底,屋里迅速弥漫开一股糊味儿。

  

  ■许风玲为孙子做午饭


  “这个量两个人吃是不是有点少?”河青帮帮帮记者问道。

  “他自己吃,我就直接吃锅里的。”许风玲一边说着一边把炒饭盛出来,放到炉子上保温。

  两个人没有生活来源,全靠低保和亲戚的接济,“每回来都要拿东西,米、面、鸡蛋,现在我娘也摔伤了,我去娘家伺候,两边跑。”许风玲的姐姐许保林说,对于吃穿上她都是能帮就尽量帮,可是让她最发愁的是直到现在辉辉都没有户口。“孩子一天比一天大了,不能一直没户口。以后出去上学咋办,怎么进社会呢?我们年纪也大了,以后管起来会越来越吃力,现在还是想尽快把户口的事落下来。”

  

  ■厨房搭建的案板.

  

结果

  特事特办孩子户籍正在办理当中

  从许保林那里河青帮帮帮记者获悉,在了解到辉辉的特殊情况后,井陉县公安局微水分局户籍室的民警特意前往了辉辉的家中走访。

  12月20日,河青帮帮帮记者来到井陉县公安局微水分局,副局长张海波向河青帮帮帮记者介绍12月19日他与其他几位户籍民警前往了许风玲家。“家里的情况确实很特殊,经济条件比较差,我也去了孩子学校了解情况。实地走访的结果和我们之前了解的情况是基本一致的,所以我们回来就抓紧办这个事情。”

  张海波说,据他了解因为许保林在第一次前往公安局的时候未能交代清楚辉辉的详细情况,所以户籍室民警按照一般情况要求出具出生证明。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辉辉的情况,并实地走访之后,张海波表示可以特事特办。

  此前许保林在村委会先后开具了辉辉与父亲的关系证明、说明辉辉家庭情况的证明,同时许保林还持有井陉县中医院辉辉母亲住院病案、产妇围产期产妇入院记录、分娩记录、婴儿记录。张海波说,20日上午户籍民警已经将相关资料进行整理并上交至井陉县公安局户籍科,由其进行审查、批复。

  “我们会抓紧时间,一旦县公安审核无误,我们就能立马为其办理户籍。”张海波说。

  12月24日河青帮帮帮记者从井陉县公安局微水分局了解到,根据现在的进度,有望在本月内为辉辉完成户口办理手续。

  在采访过程中河青帮帮帮记者了解到,由于没有户口,村委会无法为辉辉申请低保。就此河青帮帮帮记者联系了村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旦辉辉户籍办理成功就可以为其向申请低保。

■文并摄/河北青年报帮办记者张曲波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