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春运时刻】这里的钢轨会唱歌

2020-01-16 11:52 编辑: 肖延昭2

  河青网讯 石家庄南站作为京沪、石太、石德铁路线交通枢纽,南来北往、东去西归的列车几乎都要在这里停下匆匆角度等待重新编组。这里车机供电辆各专业协同配合,无缝衔接,就像一个高速运转的巨大 “快递分拨中心”。重新编组的车辆达几千辆,车轮与钢轨减速时产生的巨大摩擦声响不绝于耳,这是钢轨的歌唱,也是车轮的铿锵。

  1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石家庄市鹿泉区永壁西街大寨路100号铁路桥下,与铁路工人一起,聆听钢轨的声音。


news_50488_b7b599df4b21e06b0843405a4a7d33b8.png

摄/河青网记者智建勋

  

“叮叮”声里上场——“驼峰钩子手”将车厢分离

  这里的列车,承载着大到取暖发电用的煤炭、重点工程急需的钢材、水泥,小到过节的米面粮油、瓜果蔬菜,可以说,它们连着千家万户。

  而怎样让物品精确地走进每家每户,则需要对列车进行重新编组。

  列车首先驶进的是石家庄南站驼峰,驼峰峰高3.4米。一声汽笛,在负责车辆牵引推送的调车司机的“远程操控”下,列车开始溜放;过程中,列车要实现分离与解体(变成一节一节的车厢),这时,运转车间驼峰班组的“,驼峰钩子手”登场。

  绝大多数情况下,“驼峰钩子手”在列车经过时,手里的手提钩与摘钩只需一个简单的接触——“叮”的一声,车厢与车厢即可断开连接。

  不过,事实也并不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据一位“钩子手”杜师傅介绍,他们不仅要面对严寒酷暑,有时候还要爬上流动的车辆进行作业。他们是唯一与车辆最近距离接触的人,也是最危险的人。

  

news_50488_ea34f545108a7e2312fa64332b9b9d95.jpg

摄/河青网记者智建勋


重锤——减速器养护与保养

  驼峰自动减速器又称缓行器,是车厢分离之后继续溜放过程的关卡,分别在线路上设三个部位,在车辆溜放的过程中会通过雷达测速,实时调整对于车轮减速压力,在保证各个车厢间隔的同时,还兼顾调整车辆最终的溜放速度。

  这样的“减速器”分在32股道上,一共76台。负责维修保养这些设备的就是石家庄工务段与石家庄电务段的干部职工,每天早晚,他们都要检查一遍——用一把锤子敲击“减速器”上的密密麻麻的巨型螺丝,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只靠声音便可辨别它的“好坏”与否。

  石家庄电务段工长李荫明告诉记者:“正常的螺丝会发出清脆的声音,而非正常的则是‘嘣’的、听起来比较‘粗’的声音。”用他们的话说,这是“响鼓与重锤”的声音。


news_50488_5208d6e128e83358f9d4bd9db56bf9c9.png

摄/河青网记者智建勋

  

键盘调音师——减速顶维修与保养

  最后实现将车辆稳稳停靠的就是一个个减速顶。

  减速顶与减速器最大的不通,就是不用使用外部能源,它主要通过车轮碾压减速器消耗动力最终使车辆停止。有点类似,公路使用的减速带。减速顶外形像一个“小蘑菇”,虽然小但这却是最终能否使车辆平稳停下来的最后一道关卡。

  由于常年与车轮摩擦碾压,磨耗损坏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是这在工长刘建国眼里重来没有什么废品,全都是宝贝。打磨、养护、清洗,一帮老爷们整天与这些铁孩子们混在一起,但是他们却乐此不疲。

  文并摄/河青网记者智建勋

  编辑/河青网编辑肖延昭